meethealth-therap

屬於我的生產之旅

生產,該是什麼樣子?

一直以來,在電視劇中看到關於生產的印象-尖叫、掙獰痛苦的表情、流很多血-總給人生產是痛苦不堪的感覺;不時聽到別人分享對於懷孕生產的過程,似乎也感到嚇人:

「生產是世上最痛」、「生產超痛的,痛到忍不住狂罵髒話」、「像被卡車輾過一樣」、「一定要打無痛」、「打無痛還是痛!」
不禁在想,是不是生產與當媽一定得經歷這樣的過程?而我,能為自己做些什麼?可以做些什麼準備?   

如果生產是成為母親必經與不可避免的過程,我希望為自己創造一個較好的經驗,希望它回憶起來不是只有痛,除了痛還是痛,接著日後再去跟別人說,生產真的超 級 痛!我希望它對我來說,是一個難得、獨一無而甚至可以美好的經驗。我希望自己不是只能被動的承受,而能有更多主動的經驗創造,讓生產也可以成為是美好、獨特的經驗。

知識就是力量

做為一性諮商師與性教育師,在性教育的實務工作中,我深知一件事:知識就是力量--未知的事物與不暸解會帶來恐懼,甚至因為錯誤與似是而非、以訛傳訛的資訊帶來傷害,而正確的知識則有助於知道如何更好的照顧與保護自己的基礎。 因此孕期過程中,我決定尋求知識的支撐來幫助自己面對生產與育兒有更多的暸解與認識,以及可以幫助自己面對生產更有力量與主控權,包括了蒐集、選擇與閱讀生產相關知識、書物、上產前課程等。      

而這對我的幫助是,由於對於孕期與生產過程有更多的認識與暸解,包括了從第一產程到第四產程不同階段中母體與胎兒會發生的事–胎兒如何從產道娩出,過程中母親身體的變化,可以如何選擇適合的方式來幫助自己與減緩身體的不適,以及該怎麼做能有助於產程,更多時候因為認識與暸解,也降低了想像和未知所帶來的恐懼不安,增加了心理上的準備。 

溫柔生產 ~創造屬於自己的生產經驗,做自己身體的主人

曾經在網路上看到一水中生產紀錄影像,顛覆了我對生產的印象,原來生產可以有不同的選擇與姿態,甚至不似傳說中的那般痛苦不堪,看來反而是個美妙的體驗與過程,也是我首次接觸到所謂的「溫柔生產」。懷孕後,我便更積極蒐集與暸解所謂的溫柔生產的相關資訊。      

進一步暸解後,發現所謂的溫柔生產並不是一種特定的醫療處置,也不等同於水中生產、居家生產或無痛生產,而是相對於目前的醫療化與標準化程序下,將生產的主體回到母親身上,相信生產本就是一種本能與自然的事,生產者和接生者比較是合作關係,母親能在情況許可與安全前提下,選擇適合與自己想要的生產方式,進而創造出較好的生產經驗。無論是以什麼樣的方式生產、在哪生產,重要的是孕產婦在這個過程中,因著更多的知識與暸解,開始思考自己的需求與感受,討論與溝通在安全的狀況下想被對待的方式,也迎回了生產與身體的主權。   

因此,它並不是跟醫生或助產師說想要溫柔生產就可以,反倒是需要自己提出對於生產的想法與計劃書並加以討論。在現行醫療體制下,由於醫護人員必須照護許多的產婦與病人,有時會傾向統一標準化的程序作業與處置或較方便較快的作法,但可能不見得是適合每個產婦都必須經歷的處置,如待產時的胎心音監測、剃毛、禁食、灌腸…以及生產時剪會陰等處置;還有用怎樣的姿勢生產、是否有必要協助推腹、動用產鉗或真空吸引器等,這些處置有時往往也加劇了生產過程中不舒服的感受與經驗。        

然而,對於這些處置必要性漸漸亦開始有許多的不同的聲音與討論出現,產婦其實可以事先進行充分暸解並與醫師討論後,針對是否有必要、思考做與不做對自己的影響、優缺點,討論並定出較適合且舒適的生產方式。      

在此之前,從沒想過,生產這件事,可以有這麼多的細節,覺得就是到了醫院,然後一切交給醫生和護理人員。然而,好的經驗與不好的經驗,往往都是堆疊累加而來的,而魔鬼或許也就藏在這些細節中。因著有機會接觸暸解,知道自己可以有選擇,也讓人有機會思考想要怎麼樣的生產方式、自己的需求與感受,並嘗試討論與溝通在安全的狀況下想被對待的方式,還有儘可能讓自己的舒服的方式(如:為幫助自己放鬆並專注於生產,除了準備生產歌單、冥想音檔,我甚至還帶了精油與擴香儀去待產)…          

我想,很多時候,恐懼與不好的經驗或許是來自於不曉得自己即將經歷什麼,以及對於自己身體怎麼被對待沒有決定權與失控的感覺,為了生產只能選擇忍耐或任人擺佈。而這個過程對我來說,我也在參與並創造著自己的生產經驗,這個過程本身就是一個好的經驗,也讓我不這麼害怕生產,甚至,有點期待。 

生產~成為母親的珍貴歷程

在實際經驗生產後,發現沒有如想像中的可怕,以及傳聞中的那麼痛。當然,這之中也存在著每個人對於痛的感受及忍受的程度不同,我的經驗也不代表所有人的經驗。但我相信產前在身心靈各方面的準備,應該也幫了不少忙。 

但有想像中的那般完全正向美好嗎?也不全然。儘管有了相關的準備與知識,與實際親身經歷產程仍然又是另一回事。對第一次生產的人來說,所有的感受經歷都是全新陌生與難以言喻的,很難事先得知,只能靠自己去經驗感受。比起生理上的疼痛,面對未知的心理感受,相對讓我感到煎熬與難以忍受。儘管我的產程算是非常快速與順利,然而或許因為全然專注於身體的感受上,生產程過程的時間感特別容易被放大與顯得漫長無窮盡,在用盡所有的氣力,且必須反覆很多次,感覺看不到盡頭的瞬間,還是讓人感到發慌與崩潰…這也讓我在產後感到有些失落與空虛:做了很多準備,但似乎也沒有能達到理想中生產經驗。事後再回想,發現自己還是在那些個難熬的時刻因為只想趕快結束一切,就在那個當下也背離了自己的身心。看見與知道自己怎麼了,倒也不失為一個小小的收穫,然後馬上興起了下一胎一定要醒自己好好體驗與自己的身體同在(哇!慶幸至少自己不是想著:我以後不要再生了!)          

然而,那樣感到漫長、難以忍受的時刻,或許也是需要的,因為它會讓你知道,最終你都還是度過了,也在那一刻體會到做一位母親所擁有的堅韌。一直到此刻,生產完後的三個月,我更加清楚與確信:生產,不是只有痛,過程中的點滴,都值得經驗,讓自己踏踏實實地體驗一番生產過程中各種生心理感受—無論好與不好,正向的負向的—然後度過,而後成為一個母親的珍貴歷程;除了痛,更有著一個女人要成為一個母親的賣力與努力,其中所蘊含的愛和力量;女人也可以不是生產機器,不是牙一咬忍一忍就過去的事,而可以是傾聽與感受自己的身體與成為母親的歷程,與孩子合力共同完成的第一個任務與回憶。      

如果說,孩子要透過自然分娩感受奮力來到人世的不易與力量,對一個即將成為母親的人來說,何嘗不也是透經歷著無論如何都要把奮力把孩子生下來的毅力、勇敢與堅強,而後成為一個母親~ 

—————

生產,可以不只是生產。

會痛,以及感受著痛,也不全然是件壞事。

生產,其實還是可以很美。

 文/ 江欣怡諮商心理師、性諮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