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ethealth-therap

不倫理的性幻想

「…你就睡在旁邊。並且幫我把衣服一件一件脫掉。非常溫柔地。像母親為小小孩脫衣服時一樣。輕輕地。」

「哦。」我說。

「我在那之間還迷迷糊糊覺得好舒服噢。可是啊,突然清醒過來叫著:『不行,渡邊君!』我說,『雖然我喜歡渡邊君,可是我另外有交往的人,我不能這樣做。這方面我很堅持噢!所以停下來,拜託。』可是你卻停不下來。」

「我會停的。」

「我知道啊。可是這是幻想情景嘛。所以可以這樣。」

~摘自挪威的森林(下),P38,村上春樹

在引發性慾望的刺激中,容易聯想到的是觸覺、視覺、聽覺、嗅覺等感官刺激,像是愛撫、性感裸露的身體、喘氣呻吟聲、氣息味道等等,但如何將這些素材組裝成具有性意涵的「故事」?需要仰賴的是「心覺」。

同樣一種感官刺激,有時候讓人心神盪漾,有時候卻讓人心生厭煩。同樣是輕柔愛撫性器官,在浪漫的海邊民宿,兩人期待、興奮時,是浪漫的性愛開展;但若是半夜小孩突然哭鬧被吵醒,正煩躁於是否該去查看,對方卻開始將手伸向性器官,不論技巧再高超,恐怕都無法引發「性感」。

人不是電腦,不是一個刺激一個反應,我們會透過大腦編排每個進入的刺激,成為一個符合脈絡的故事,而若主動的依照當時的環境、氣氛、個人偏好,增添一些感覺,也許幫助慾望加油添醋,不論是自慰或是與他人的性愛互動,「心覺」,都是最重要的催化元素。

在晤談室中,有些時候性諮商師會運用「性幻想練習」來幫助案主提升心覺,即,主動的運用大腦去積極的構築出充滿慾望的場景,且清楚描述能夠刺激自己慾望的元素,最後透過栩栩如生的想像引發感覺。

性幻想練習最重要的重點不是在於幻想的對象、選用的性愛方式、姿勢,甚至於不在於非得真實去實踐,而是讓大腦能夠主動的進入性狀態,排除其他干擾因素,更專注在性愛的情境之中,完全感受性愛的感官刺激,並將之解讀成情慾故事的一部分。

「嘿,你知道我現在想做什麼嗎?」臨分手時綠問我。

「無法猜測妳的想法。」我說

「跟你兩個人被海盜捉起來,剝光衣服,身體面對面緊緊貼在一起,用繩子一圈一圈綁起來。」

「為什麼要這樣做?」

「因為他們是變態的海盜啊。」

「我看倒是妳比較變態的樣子。」我說。

「然後他們說,一小時後要把你們丟進海裡,所以在那之前就這樣好好享受享受吧,於是把我們留在船艙裡走掉了。」

~摘自挪威的森林(下),P38,村上春樹

許多人因為腦袋中的性幻想「違反道德倫理」而走入性諮商室,從性幻想的對象不是自己的伴侶、性幻想的情境是非自願、到性幻想的偏好或姿勢是自己無法接受。即使從來不曾真實去實踐,卻因為感到自己不忠、不正常、甚至是變態而持續痛苦著。有些人因此覺得自己擁有不可告人的黑暗秘密,自我否定,而與人際圈疏遠隔離,或因此認為自己不可能找到願意接納自己的伴侶,害怕進入親密關係之中。

遺憾的是,在這個世界上,對於性愛是否合乎道德有著嚴苛的標準,除了異性戀間(二人限定)、長期婚姻關係之中、充滿熱情與愛意、單一姿勢的陰道交,其他任何一種性愛形式都可能引起某些道德批判。而這些性愛價值觀,無時無刻影響著我們如何看待自己,如何看待自己正在實踐、幻想的性愛。

這是個連幻想都無法自由的世界,當談到性。

當在聆聽性幻想時,性諮商師不提供道德批判或精神病態診斷,而是探討情節中有哪些「元素」可以誘發當事人的性慾望。可能是一種權力位置(控制/臣服),可能是身體的某個部位(鎖骨/腳趾),可能是性愛方式帶來的感官感受(強烈的吸吮感/撞擊感)。
重點不在性幻想形成的原因,而在討論如何抽取這些「元素」並將之適當的運用在自慰與性愛中,以自己與伴侶都能夠接受、享受的形式,刺激、強化性慾。

在幻想中當變態的海盜,何妨?

文/ 李竹薇 諮商心理師、性諮商師、荷光成人性諮商團隊成員